關係平衡

關係平衡

關係平衡我又稱為「讓自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也讓他人回到他們的位置上」,這個課題是我一生重要的課題之一,回想起小時候,我看著我母親的身影,看到她為家庭為孩子默默付出,也教了我長大要儘量幫助別人的道理。其實不只是我母親的教育,我想這是整個台灣社會共通的價值觀,電視新聞會表揚犠牲自己成全別人的人,說這是偉大的情操;學校老師也會在班上表掦捐款最多的人,然後要叫其他同學多學習多看齊。

我不否認在華人傳統道德中,這種捨己助人的情操是很美的,不過總覺得我們好像都會拿去套在所有事情,而且原意是「你作xxx就是偉大情操」,變成「你沒有作xxxx,你很自私」之類的現象。

其實人都是自私的,但這個自私並不是貶義,而是種生物生存的本能,而我們台灣人反而會批評這種把好處留給自己的行為。從捐款來看好了。我對小時候老師表揚捐款多的同學實在不以為然,好像捐款有滿額禮的樣子,那些沒捐的同學,或捐得少的同學感覺鐵定很不好。馬可福音裡頭講到一個故事,有一個富翁捐了大筆的金錢,但後面來一位很窮的老婦人投了兩個老銅板,耶穌見狀就說這位老婦人捐得比在場的所有人都還要多,因為其他人都是有餘錢少捐的,而老婦人明明自己不足,但他把他的全部捐出去了。

雖然有些人看了這故事也會覺得這老婦人很偉大,不過我現在所學到的,其實是不應該對別人利己的行為過於批判,而且心中並不需要帶著道德的愧疚感去作利他人的事。

話題回到我母親身上好了,我母親就像傳統的母親那樣,自己捨不得好的,把好的留給孩子。小時候我倒是沒有什麼感覺,大約20歲的時候,我很感謝她,覺得她的愛很偉大。但是到了30歲的時候,我開始覺得怪怪的了。

因為到了現在,我可以自給自足後,她仍然保有這個習慣。我才發現,她不只把孩子擺在自己前面,而是把所有人都擺在自己前面。變成「自己怎麼樣都沒關係,不要為別人添麻煩」了。現在要接受她的好意的同時,還感到一股壓力。

「不平衡」

沒錯,這是不平衡。試想一個狀況,當我的另一半一直以來,都拿她捨不得用的東西給我用,長久下來,我會抱持著愧疚感。然後會出現電視劇的情節:

女方臥病…
男「這麼多年真是辛苦你了,我對不起你」
女「這是理所當然的啊,我們是夫妻啊~咳咳」
然後女方逝去,男生將抱著一生的愧疚感活下去,然後週圍的人都覺得這個男生好愛他的太太…

這跟本不對啊!!人和人的關係不應該在犠牲之下,但我們的傳統文化會把這樣的情形叫「偉大的情操」。
(好啦~這種劇情我也是愛看的XDD)

再拉回來我母親這邊。我的母親常常夾在我和我們家長輩之類,我奶奶是一個會過度關心的人,明明她沒有看過我們家的狗,也沒來過我家,只知道我養狗,然後都會腦補我養狗花費一定很多,生活一定很辛苦,然後會默默掉下淚來。(我知道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XD)總之我的近況都是我母親在傳遞的,我對於家中一些莫明奇妙的儀式、內規,都不太想參與,母親也一直會幫我想理由搪塞老人家,時間長了之後我開始會覺得愧疚,因為我讓她麻煩了,回老家時反而會不自在。

我感覺到了警訊!!這是關係不平衡的警訊。

在今年過年前,我很反常的主動去看我奶奶,以往都是我母親和她聊天的。我奶奶當然很開心,不過我發現我媽在我奶奶前面把我的形象塑造成一個完全不是我的奇妙形象。於是我就重新坐回孫子的位置(前幾年我視自己為脫離家庭的人),然後和我奶奶聊天,聊我的靈性工作啦聊未來規劃啦,雖然她聽不太懂,但她感覺很開心。

經由這樣子,我母親不用再幫我擔「孫子」的角色了,也讓我和我母親的關係有了一些變化,雙方相處也變得比較輕鬆,我才體會到關係中的平衡有多麼重要。

現在和老婆的相處,也正在走向關係平衡的道路。在我還在業界上班時,我常和她開玩笑說以為我想在家裡滾來滾去打理家裡,她樂在工作就讓她作她的工作,所以她有一陣子在思考說她要如何站起來擔起整個家。直到我真的離職後我們發現不對,我們的關係失衡了,我們不應該用X主外O主內的模式思考,應該用「兩個人都是獨立且平等的個體」來思考。

所以目前是一人負責淡水,一人負責枋寮的打理,讓兩個人的關係儘可能的維持平衡。因為關係不平衡壞處我們都從小看到大,曾經一度那樣是對的。

「先讓自己站穩,再去幫助別人站穩」這是我最近學到的。我很感謝Rohma和我都是有共同視野的人,也很慶幸我們都在同樣的道路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