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 占卜師Vense

短篇 – 占卜師Vense

你好,我叫Vense,這是我臨終前最真實的話語。

我厭惡我的占卜能力,我對人類社會感到無奈。在你們這個時代仍無法定義我所在的時期。人類以人型輪廓,但是是以光的型態填滿人體,所以我們沒有所謂的「長相」,一切都是以光來分辦不同的個體。

而我是一名Vense,Vense在你們的時代叫作占卜師,但是我們這個時期叫作Vense。我繼承了上一個Vense的名號,也把這名號傳承下去。在繼承之前,我沒有名字。應該說我們都沒有名字,有身份的人都是繼承身份而得到了名字。

觀星、占卜、接收訊息是我天生的能力,有這樣的能力滿街跑,我當初能繼承Vense是因為我想把我的能力為人群所用。我看到許多人有著他們獨特的天賦,但會因為運用時機失當而無法好好活著,我出生後我就一直為我遇到的人們使用占卜的能力,幫助他們能在對的時機作對的事。

我們的社會很和諧,每人都會運用他們的天賦為他人服務,我們沒有金錢這種物質,我們擁有的是能量與光。但是在每個人的裡面,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為「黑暗」的光,就我的觀察,當一個人黑暗的光愈多,他作的事情就愈費力,很容易搞砸。而在上位者每個人的黑暗的光都還蠻多的,至少是一般人的四五倍。

我覺得他們很厲害,可以在擁有那麼多黑暗光的情況下,作出一般人作不到的事情,不過他體內原本的光愈來愈暗淡,黑暗光的比例愈來愈多愈來愈亮。

上一任的Vense是個黑暗光很少的人,他問我「你想要用你的能力作到什麼事?」我回「我希望大家能重新找回光,跟隨光的指引作事。它狀會巧妙的讓你的需求在對的時機被滿足,同時你的付出也會巧妙的在他人所需的時機給予」

我真的這麼認為,這世界上的一切,都可以很巧妙的互相拼湊銜接,維持在一個美妙的韻律平衡。

而在我當上Vense的時候,很快的這個夢想就破滅了。我的占卜可以預見到即將到來的災難,而且我們怎麼作可以迴避它,有些迴避法很讓人搞不懂,例如要迴避一場大洪水,我們只要通知上游的某村子停止用水一天,全村靜心一段時間就可以了。我可以看到這些能量的糾結和流向,只要精準的作出最小的行為,這個災難的未來就不會出現在我所在的這條時間線上。

但是人們所看到的是我這個Vense每天叫他們去作一些莫名奇妙的事,然後什麼事都沒發生。是的!就是因為作了那些事,才讓事情沒有發生。而我有時候看到的則是某個災難必須要發生,我阻止的話就會讓最壞的路線接上我這條時間線。但人們就會責怪我為什麼算不出來這些事,讓他們遭受災難。

這一切都是自然的韻律,當我一直被要求違抗自然韻律的事情,我不管從或不從,都會有一批人責怪我。我倒底該怎麼作呢?我思考了數百年,依然沒有答案。當所有人黑暗光都慢慢的增加後,發現我的也增加了。或許自然的韻律是要讓我們這些濫用力量的人走向毀滅吧!

我許了一個願望,若我的靈魂再度降臨世界,成為有智慧的生命時,我不希望我的能力甦醒,因為他會帶來這世界不幸,還有我也是。在安全的時代來臨之前,就讓這份能力沉睡吧。

Vens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