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同志大遊行來看「投射」

從同志大遊行來看「投射」

今天10/29是同志大遊行,這個主題我思考了好久了,終於在今天想寫出來給大家看。

我們從「投射」開始講起好了。當我某天聽到朋友在講他的主管多麼的壓迫下面的人的時候,我會同理的感到生氣,而且不只對那位主管,同時也是對我那位朋友生氣,覺得為什麼你要一直這樣子被壓迫呢?

當下我發覺了,因為我當時也在一個壓迫性的組織下,我也是很無奈也不敢直接拍桌走人,而我對於我自己這樣子也感到生氣,所以只是把對自己的生氣,投射在我那位朋友身上。而最終我離開的那個組織,來到一個我喜歡的環境,而這位朋友一如往常地和我抱怨主管的時,這時候我就不會對他和他的主管生氣了,因為我沒有東西投射在他身上了。

我們的恐懼、陰影會很習慣的投射在我們的世界上,或許有很多人都有「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的經驗,正是說明當你說了某句話,剛好戳到某個人內心的陰影,他就會覺得你在針對他,就算是你真的沒有那個意思。

往往我們被教導說要謹言慎行,以免無意間讓別人受傷。在過去的時候或許受用,若你讓當權者覺得你在針對他,或許他會用他的力量讓你或你們家不好過,所以這是種保護機制。但現在這個時代已經不一樣了,世界上的人有百百種,每個人生長環境不一樣,每個人的痛點也不一樣,你無法預知你哪句話會戳到別人的爆點。這個候我們就要把這個道理反過來想了。當你覺得你聽了某句話而不舒服,要去想想「為什麼我會覺得不舒服」,而不是一直指著別人說為什麼你讓我這麼不舒服。

我們要去看到這個潛藏在不舒服之下,是對應到什麼恐懼,或是什麼陰影?或許是幼年創傷,或是被壓迫,或是某一起印象深刻的事件。往往愈接近「人的核心」的陰影,所勾起的情緒愈大。

好的~我們來談談同志和反同的人。先老實說,我對於男同志我仍然有點不知道該怎麼相處,往往和他們交談時都知道要帶著「我們同樣都是人」的角度去談話,但總是會有一個不知名怪怪的感覺。而我首先就會去探討這是什麼感覺,來自於什麼。原來是「自由」這件事。

小的時候我所受的教育是要壓抑我的獨特性,不能太出頭,不能太招搖,不要亂花錢,要聽話,讀書最重要之類的「規矩」,只要說出自己真正想要的事情、生活、未來等,往往都會受到批評,例如會撿角、會餓死,你不要想那個,讀書最重要之類的。慢慢的我就不再傾聽自己的聲音,也接受了別人如此的壓迫我。

正因為同志們,他們會想爭脫這些壓制,而且也接受自己是這個樣子,然後為自己發聲。而於我以前這種被壓抑慣而沒自覺的人來說,實在太過耀眼,他們的存在相當於看到我自己是「不敢接受自己、不敢為自己爭取發生、不敢面對自己的臭俗仔」,這會在我內在興起一股「憤怒」。

至於為什麼是男同志,或許是因為同樣都是男生,就會感覺關係近一點,所以引發的情緒會比較大。

YES,這股憤怒是我的「投射」,我很清楚的這是對自己生氣,而不是對他們。而仍然有許多的人,同樣的在內在興起憤怒或恐懼的投射,原因或許和我一樣,或是有其他的原因。不過他們仍然不想面對自己的陰影,所以就把茅頭指到讓他們引發情緒的人:同性戀者 身上了。

也因為這個非常貼近人的核心議題,所以這興起的恐懼會無比的大,甚至會大到思考始朝著奇怪的方向思考(應該不陌生吧XD) 反同的人們所提出的理由,並不是他們反同的原因,而是「結果」。原因是他們內在的恐懼,而拿來反對的說詞,也只是合理化、掩蓋內在的恐懼而己。

就我看來,他們也只是在個人權益被壓抑下的環境的受害者之一。和遊行的同志不同的地方是,他們已放棄為自己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而反過來要求別人不得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因為若讓他人爭取成功,他們會受到很大的自我遣責,更加深自己「無法為自己發聲」無力感。

而對於他們提出一些「有趣」反同言論而被挑起情緒的人,有沒有投射呢?也是有的,因為那一群反同的人正是象徵了「你不能有力量,你不能xxx,你不能ooo」的角色,勾起了我們的回憶,因為我們多多少少都有這樣子的經歷。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每個人的內心中發生的,唯有正視自己的恐懼、陰影,先化解掉內在的不和諧才能為外在世界帶來和諧。而現在已有許多身心靈的工作者可以提供這樣的協助,主動尋求協助,讓自己自由吧。

我,Raguhn,是身心靈工作者、療癒師、同時為程式設計師,我是基督徒,我始終相信神是平等的愛著所有人,不管你的性傾向或性別認同是什麼,我也會身體力行地去展現我所信的神的愛的品質。

願所有人都能擁有平等的權利和尊嚴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