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實相、湯匙不存在

真實、實相、湯匙不存在

最近在觀察一個現象,在工作上每個人描述同一件事情都不一樣,描述自己眼中看到的世界也不一樣,讓我不禁思考「真的有正確答案嗎?」

學生時代念的書,課本用文字、老師用語言描述了人類歷史以來所建立的真相,並轉化為只有對和錯的試卷。大學時候在PTT上也常參與筆戰,認為這世界上所有事都有個正確解答。出來工作時,作的是程式設計師,依舊活在二元對立、凡事都有解的世界裡。不過這不完全對,因為這是自己創造出來的「實相」。

我們眼中的世界,是一個以「自己」為主的世界,是由自己主宰的世界。走在路上當我想要右轉,那麼我就會得到右轉的結果,別人也會看到我拐了一個方向。當我決定中午要吃個拉麵,我就得到吃拉麵的結果。今天我認為對街的飯丸不好吃,它對我來說就是有「難吃」的實相,不過別人可能覺得它好吃,那麼好吃的這個實相就是屬於那個人的。若今天有100個人去買飯丸,有100種感想,那麼這個飯丸店就包含了100種實相,當然還包括老闆所看到的飯丸。

生活在台灣,台灣現況怎麼樣,看似有一個真相,但實際沒有。我所描述的台灣,是我眼見的實象,是我賦予它的意義,而有2300萬人賦予台灣不同的意義。在我眼中台灣是個幸福的地方,我活在這裡每天都掛著微笑去上班,東西好吃且富有人情味。在其他人眼中,台灣或許沒那麼好,滿地垃圾、政治不穩、凶案頻傳,每天睡覺也睡不安穩。

奇怪了,難道我們所在的是不一樣的台灣嗎?是傳說中的平行時空嗎?其實當我們為我們眼中看到的東西貼上了標籤,就創造了意義,塑造了價值。這個由自己創造的世界,如同沙箱遊戲,我賦予它什麼就是什麼,我覺得它是好的那它就壞不到哪去;我覺是香的,那麼絕對不會難聞。那麼我就問自己「我希望的世界是怎麼樣的」?

在我心中有一個我喜歡的世界,而現實世界則是我心中理想世界的投射,我為何要讓不安、恐懼、自責等負面情緒來主導我的世界呢?我為何要由怒怒、厭厭、驚驚來帶領我的每一天呢?當我有這想法時,一切都變得單純了,這世界會如我想要的樣子發展,我讓內心敞開,我所喜歡的東西都會被吸引而來。

當我這樣過了一陣子,感覺到冥冥之中,命運好像被引導似的,引領我前往我想要的路上,舊有的綑綁、枷鎖會出現機會讓我去解開(但過程很幹)。這世界的規則變得很簡單了,「順應 & 臣服」而已。

最近和朋友聊天,發現我們一直習慣自己在前方擺上路障和陷阱,隔著高牆指責這個世界。這世界不會只是單一面向,而是多元的,在高次元空間的三次元世界就有如附著在球體上的一個平面,球體本身是無數個平面構成,所以這個世界有無數個實相,自己只會看到其中幾個。那麼我們怎麼能夠單憑我們眼中觀測到的東西當作是真實呢?又有辦法拿去說服別人自己看到的才是對的呢?

「There is no spoon」,當然,擺在前方的路障,身上的枷鎖也是不存在的。

photo_movieMatrix-quoteSpoo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