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與現實 – 解析夢與現實的關聯

夢與現實 – 解析夢與現實的關聯

我們常聽到「人生如夢、夢如人生」,在我們的潛意識中,已經知道夢和現實生活是有關聯,前幾篇提到了「補償作用」,正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原因。不過如何知道夢和現實生活中有關聯,為什麼夢和現實生活差那麼多呢?

在我研究夢的過程中,聽過很多說法,以佛洛依德的理論,夢會和現實生活那麼不像是因為本我製造夢的時候會將夢變形以避開超我的審查;榮格的理論提到夢中出現的人事物皆是人格面具、陰影、情結、阿尼瑪(男性潛意識中的女性傾向)和阿尼姆斯(女性潛意識中的男性傾向)投射在原型的結果。以上看不懂沒關係,用另外一個很簡單我也很喜歡的說法:「要是夢和現實生活一模一樣,你怎麼知道你現在是在做夢還是清醒的」,真糟糕,我還沒有準備「圖騰」(Inception梗XD)

撇開上面的玩笑,我這裡用舞台劇來綜合兩位大大的理論。假設在一個言論沒有很自由的國度,每部戲都經過NCC的審查,有一位導演對時事很想一吐為快,所以編排了這部舞台劇,劇名叫「針灸師傳奇」。劇情是這樣的:

在某地有一個針灸師,從小天資過人,但缺少了人類所擁有的情感。某天,村子又到了推舉村長的時期,該村的村長都是世襲制,獨佔了村子中大部分的資源,而這針灸師實在看不下去,因為生活艱苦而生病的村民愈來愈多,他覺得村長一家獨佔資源太久,缺乏公平正義,於是和村長的胖兒子決鬥,勝者可以坐上村長的位子,一場腥風血雨就此展開….

NCC: 咦~這個情節好像頗熟悉..
導演: 你想太多了,這只是單純創作,你看嘛~這世界針灸師那麼多個,沒有在講誰嘛…更何況胖子更多了,沒有人知道我在說誰啦~hahaha…(乾笑)
NCC: 好吧~准你演~
導演: 計劃通り…

這就是夢的呈現方式,用一種隱喻的方式,把導演(本我)想要傳達的東西傳給我們,懂的人一定不會懷疑那個針灸師和胖子在講誰XD

不管是針灸師還是村長的胖兒子(人),還是決鬥(事),村長的位子(物),我們都可以發現和現實生活中的某人某事某物都有些關聯,部份形容或特徵是相符的,而安排這些的,全來自於導演的喜好。演導覺得針灸師比較符合他腦中的型象,可能導演曾經針灸治好了某些疾病,所以認為比藥劑師、獸醫等更能勝任這角色。換作是別的導演,可能有不同的經歷而覺得用接骨師比較適合。榮格的理論就像這樣,每個人的經歷不同,會有的格式不同,在每個人的潛意識中對世間萬物的定義不同,所以在夢中出現的人事物的標準都因人而異,這就可以說明了為什麼我前幾篇講到在解夢領域中,人人都是特例,人人都是個案 XD

所以呢~要把夢中出現的東西,連結到現實生活,最適合的人就是「自己」,分析師還必需去了解個案的世界,才可以推敲出夢在講什麼,但是會解夢的人,解自己的夢都是瞬間的事,完全不用一步一步的去探究,所以最好的解夢師就是我們自己!!

(快來學解夢吧)

來提幾個常見的夢吧。

被追殺,不管躲哪都會被找到
其實追殺夢都差不多,重點是在後面的發展,先以「被追殺」這件事來說,是反應現實生活中必需去面對的事,而這件事會造成我們的壓力,而且避開有一定難度,這樣的感覺就很像是「威脅慢慢逼近,逃不了」或是「很難逃」,所以在夢中就會以一個「威脅」的形象,可能是殺手、死神、怪獸等來追殺,並感覺到「快被找到了」的恐惧,在夢中可能會以「躲起來但還是被發現」和「想跑但跑不太動」等方式呈現。感覺一下,這感覺是否有認同感?下回作夢時可以想一下現實生活中有什麼感覺和這樣的事類似

墜落
在夢中常夢到墜落,然後驚醒,以醫學角度來看,是發生肌肉的痙攣,然後把這感覺帶入夢中。不過以解夢的角度來看,同時也存在著其他意義。這類的夢通常都是從高處掉到低處,這樣的感覺就好像「突然知道一件壞消息,心情瞬間跌落谷底」的感覺。有留意到「跌落谷底」這個形容嗎?我們不知不覺中把這樣的狀態用這樣子的方式形容,是我們的潛意識早就知道和「墜落」的感覺很像,感覺一下是否有認同感。下次夢到墜落的時候,可以聯想一下現實生活中是否有發生一件「不如預期」或「不如意」的事呢?

在戶外光著身子
思考一下,在現實生活中在戶外光著身子或是光著下半身是怎樣的感覺?是不是「被看光光」、「丟臉」的感覺呢?在夢中出現這樣的情況,也就是表示在現實生活中有「不能被知道的事被知道了」或是「覺得丟臉」或「難以啟齒」的事發生了。例如正在講別人的壞話時,突然發現那個人在後面。或是被玩大冒險輸了,要戴著黑人頭假髮走到理髮店說要離子燙XD 感覺一下是否有認同感。下次作夢時可以留意一下。

以上三個是我認為較單純的夢境,約60%的人夢到這些都是差不多的意思(在解夢的域領中,60%的機率是超級高的)。下回會介紹夢中人事物的象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