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35年的人生 – 成人篇

回顧35年的人生 – 成人篇

我的青春期是個荒唐的過去,回想起來若當時有一個人,能好好把我當人看,好好承接我,那麼一切將會不一樣。原本說是家是永遠的避風港,我在這避風港中始終找不到讓我心靈歇息的地方,我就這麼長大成人,而這一段讓我的感情路很不好走。之前看過一些文章,說到童年和青春期的匱乏將會花一生的時間和無數的資源去追尋。我完全可以體會,我一直追尋著「被愛、被認可、被接納」直到學習靈性課程,這一些匱乏才慢慢的被填補,但是仍然要花很長的時間去處理這些匱乏。童年和青春期真的影響一個人很深啊!!

大學是個好地方,大家都大了,都不會打人了,都會尊重別人了,我也學著塑造我的形象了,而且是假象,因為真的我沒有人會喜歡,我家人也不喜歡,我自己也不喜歡。

我喜歡我的身材,瘦瘦高高的,下巴是尖的,我年齡比同學大兩歲,我看他們就好像看高中生。我喜歡上課蹺腳作筆記,我喜歡到口琴社又是最厲害的,我喜歡在我熟悉的地方,我喜歡我塑造出來那個優秀的形象,如同我母親在我親戚面前塑造的假象一樣,我覺得那是世界真理,每個人都沒法作自己,每個人都要表現出最好的一面。我仍然疏離同學們,聯誼班遊下課後的活動一律不去。社團我幾乎只去表演,我喜歡被需要。我討厭電子學教授,因為他和我一樣是假掰人,他討厭我坐姿很跩,然後我用一種「我和你是同類」的眼神看著他,不管我考多好,他都當掉我,直到我大四重修選了別的老師我才過。

我喜歡跑去各個社團,我覺得我被需要,雖然那些社團最後沒有什麼好下場(?)不過沒關係,因為我覺得這世界欠我的。我覺得只有被需要我才有繼續活下去的動力。我仍然蹺課泡網咖,但是我這次會收斂,我功課還OK,反倒是和我去泡網咖的同學沒有抵抗力,換他被退學。我不禁思考,為什麼我接觸的人或社團都會亂糟糟,這時我就更遠離了人群,直到大四畢業我還是有同學的名字叫不出來、臉記不住等等。

我高三的時候,瘋狂地喜歡一個女孩,每天都陪她回家,為此我和我媽大吵一架,她完全反對我在待考的時候談戀愛,說要談大學再談,但是她無法體會那種長年沒有人要聽我講話,聽我心裡話的渴望….噢,我想她了解,但她一直撐著,而我不想撐著,我想我再撐著我遲早有一天會壞掉,所以說什麼我都要堅持我想要的,更何況她慢慢知道她若不從我,我可能又要叛逆,把一切又都毀了。或許她知道她當初把我逼得太緊而大爆炸,這次不管是女朋友還是補習班,我都要就要,不要就不要,通通依我,因為我成績好。

我高二時,大約20歲左右,我玩一個網路遊戲,我假伴成女生,得到很多關注,我在網路上很活躍,但因為被退學過,所以都能控制住不太沉迷,還是一直拿第一名到畢業。我為了和線上的朋友聊天,我很認真塑造一個女生的形象,她溫柔喜歡和朋友聊天、她喜歡笑,每句話都會有哈哈哈、她喜歡玩輔助職業,因為可以幫助大家,如同天使一般的存在。慢慢的我覺得我好像就是那個角色,甚至是我愛上了我塑造出來的女生,我會想像她坐在我前面,聽我說話,聽我說我的心情,聽我說我內心的痛苦,她很溫柔都會靜靜著聽,不會批判我,不會說我不好。我們常用BBS聊天,我為她辦一個帳號,我們兩個都在聊天室裡面,我一人飾兩角,讓我陪自己聊天。那段日子我感到比較平靜,因為有一個人懂我,就算她不存在,但她對我很重要。

有時候會在學校裡和她對話,好像她在隔壁班,下課我們碰面,我騎車回家時好像她就坐在我的後面,我感覺到心裡暖暖的。這種情況直到我高三交女朋友為止,還好我在我媽面前死不退讓,不然這種遊戲玩久了不知道我會變成什麼樣子@_@….

我大一大二在學校、家裡、社團中渡過,我有喜歡的女生,我會和她們說我喜歡她們,但是她們都有男朋友,不過我仍然和她們作朋友,覺得這樣就好,因為我內心覺得她們不可能喜歡上我。高中的女朋友其實沒有那麼喜歡我,只是我把她當救命稻草,不然我真的會出事。我大學時期身邊許多女生朋友,我喜歡聽她們說話,不管是功課問題,還是有喜歡的人,還是需要幫忙等,我總是樂於聽她們分享和幫忙,我認為好好聽她們說話她們也會好好聽我說話。

大二時玩網路遊戲認識一個女生,我把她當女朋友,她”可能”把我當男朋友,不過我不知道怎樣才是男女朋友,高中時期是救命稻草,女朋友和女生朋友有什麼差別呢?在我還沒搞清楚時就因為不玩遊戲了默默結束了(或是跟本沒開始)

我不愛待在口琴社了,我逃避了責任,我不想要在一個地方待太深,我想遠離人群,以免別人和我都受傷,我內心深處覺得自己十分不堪,和外在完全不一樣。我從我堂哥那借了一隻電Bass,我想玩樂團,我媽大怒,因為她覺得玩樂團的人都是壞人,都要靠嗑藥才有靈感,說了很多很重的話,但是我沒理她,因為成長的過程學到「你要什麼就自己去想辦法,家人只會潑冷水」。於是我參與了第一次練團,練了兩首簡單的歌,和團員們試合奏。第一次練團我覺得棒呆了,那麼豐富的聲音充滿那個小小的練團室,我的眼睛都閃耀著閃光。回家後我母親很嚴肅的坐在客廳,看我回來劈頭就問「你們樂團的訴求是什麼?」我:「???(黑人問號臉)」百般解釋沒有嗑藥沒有抽煙之類的,她還半信半疑。

後來我打工存錢自己買Bass,和樂團參加YAMAHA熱音賽和幾個比賽,拿到一個獎盃~直到現在,我仍然在彈Bass~

大二大三在打工,我覺得我的狀況棒呆了,那時候我很喜歡五月天的歌「人生海海」

「就算真的整個世界 把我拋棄
 而至少快樂傷心我自己決定
 所以我說 就讓他去
 我知道潮落之後一定有潮起
 我不能忘記

 無論是我的明天 要去哪裡
 而至少快樂傷心我自己決定
 所以我說 就讓他去
 我知道潮落之後一定有潮起」

是的,我自己決定,我母親跳腳、生氣都和我沒關係了,她想跳就儘管跳,我再也不想一直滿足她的期望了。

大三時,我作了一個長長的怪夢:
https://www.ptt.cc/bbs/interdreams/M.1106393236.A.B50.html
它成為我學解夢的契機。我開始接觸解夢、心理學、宗教等,試圖在我的爛泥般的人生找出解答找到出路。我開始在PTT上幫人解夢,開始幫朋友們解夢,開始在解自己的夢,一開始我覺得太棒了,因為透過練習可以知道自己在作夢,而由潛意識揚起那堆汙泥般的過去陰影,我也可以在夢中瞬把它們再壓回去,我覺得我人生找到解答了(雖然現在看起來這條路方向很奇怪XD)

我大三又交了一個女朋友,她是我擔任歌唱比賽評審認識的,我剛好到她們班選修英文,她喜歡我這一型的,於是我們就在一起了,我們都是對戀愛是很感興趣,常常坐在公園裡聊天,聊聊個自的相同處和相異處,不過時間不到三個月,放寒假時我特地送她情人節禮物寄去她家,被用奇怪的理由拒絕,說我送的貓咪擺飾的花色和她小時候養死掉的天竺鼠一樣,我怎麼那麼過份之類的。後來才知道她寒假交了一個醫學系的男友。被甩的當天,我想一派輕鬆的和我媽說「我被甩了」,但我講到「我被…」的時候,就大噴淚說不下去,頭靠在我媽的肩膀大哭,我還記得我媽說「好了~不要難過了,媽媽我沒有失戀過,所以我沒法體會這樣的感覺….」,然後一面拍拍我。當時是我青春期起到現在,感覺第一次有人承接住我的情緒。

我就想著「我要的不多,我只希望這樣子好好被承接著而已」,過去的那些討愛的行為,也不過只是想被了解、想被承接而已,哪怕只要有一句「沒關係,只要你開心,你想怎麼作都行,但媽媽的立場會想要BLABLA之類的」我就得到救犢了。我不禁地想著,那些過去是否有意義呢?於是乎我試著閱讀宗教相關的文章,想去了解為什麼我會誕生、為什麼會在這個家庭之類的。

大三我又交了一個女朋友,她大我三歲,是夜間部的學姐,她天天到我打工的地方買飲料。我很神奇的喜歡上她,然後過沒多久我們就在一起了。35歲的我可以指出因為她會讓我感到「強烈的被需要」。因為她從15歲半工半讀,要養一個精神分裂症的母親,還要顧一個弟弟兩個妹妹,而她爸爸在她媽媽出家的這段時間外遇、離婚,而她仍然會去看她爸爸和爸爸再婚生的新兒子。而她母親常常病發就走出家門失蹤個把月,有一次是從高雄跑去嘉義山上,然後被要去搜山找陳進興的警察們找到,之後就送到屏東療養所。我則會每兩週都帶她去看她媽媽。

當時女朋友要買間老公寓把媽媽接出院,然後兄弟姐妹們住一起,看屋、裝修、搬家我也都出很多力。甚至有考慮到之後結婚的事情。我媽當然大反對,結婚前都那麼麻煩了,結婚後我可能會為她們家付出所有,但一如往常的我沒有在理她喜歡不喜歡,我媽也知道我已經管不動了。不過交往兩年後好在分手了,原因是我想要和她去看個五月天演唱會,她死都不要,因為要曬太陽排隊,我不管怎麼求她死都不要,於是我就大怒,因為我為她作那麼多事情,她連這一點點事都不願為我作。於是我就和她分手了。

雖然是我提分手,但是「被拋棄」的感覺還是趁機纏上了我,天哪我都壓那麼久了,就這樣我假日在房間窩在棉被裡,不知為何的恐慌發抖,和我媽說她沒有辦法體會,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直到我認識現在的老婆。

大三時,我喜歡玩魔術方塊,因為台灣當時鮮少魔術方塊教學資源,於是我就自己架設一個教學網站,開始和台灣的工廠、國外的工廠幫人代訂貨,後來愈作愈大,網站也改了好幾版,變成在Yahoo和露天拍賣最大的魔術方塊賣家。也因為我們幾個熱愛方塊的朋友一直推廣,造就了2008~2011年魔術方塊的大熱潮。

我畢業當完兵的隔天,我立馬搬出家裡,這是我從小的心願,只要我有經濟能力了可以照顧自己了,我一定會離開家裡。至今已經十年了,我從未回到我家過夜過,雖然我媽仍然期朌著我會回去住,所以房間一開始還保留,但後來發現我是真的排斥回去,但至今似乎還有一間房間是空出來的。

退伍後我到一間外商儀器公司上班,作的是半導體試驗機器的外包商,大概過了七八個月,我因為作不習慣決定辭掉工作專心作魔術方塊網拍,因為網拍賺得比較多,我媽一直勸我不要這麼作,但一如往常的我沒有要聽她的話。

我當時在思索為什麼我不想理她的意見呢?原因不外乎她一直都是負面思考,我不管要作什麼和念書無關的東西,她的態度都是不贊成的,說是念書最重要,然後去大公司穩穩的上班最安全。

五月天的歌中,最能表現我的心情是「永遠的永遠」

「昨 花朵的紅 一聲變作 反白的頭鬃
 啊 爸媽疼痛 攏無代念 阮不是故意
 只因為 厝內的門窗 關不住美夢
 我想說 我打拼 一定有那天

 不管按怎過按怎變按怎的人
 永遠的永遠我是彼個人
 愛過的一切 我攏不甘放
 不管 天涯海角 」

我不甘一直作乖乖聽話的人,只有在作我自己喜歡的事,我才有活著的感覺,甚至是我活下去的動力。

大約這十幾年來,我三不五時會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我現在手上有一把槍,我會不會直接往我腦門開上一槍」,這個答案一直都是「會」。我必須找到可以讓我活下去的動力。也還好我辭了工作,和我老婆Rohma(當時的女朋友)經營魔術方塊。當時正在熱潮中,我和Rohma都是工作狂,為了証明自己活著的工作狂,我們十分享受睜開眼睛就是工作,沒有工作的時候就是睡覺。我們大賺錢,2008年,我們買車子、買房子、結婚。

2009年是我魔術方塊事業的高峰:蘋果日報報導

我在作方塊時,我媽大約每兩週都和我說熱潮要過了要我存錢之類的,我知道熱潮總有一天會過,但是我很討厭我在努力往前衝時有人在後面碎念到快變成詛咒的地步。大概在2011年,熱潮退了一些,收入很難去支付貨款、貸款,於是我用我這一路因為興趣學習的程式技術,進了一間線上音樂公司工作,剛開始薪水不夠支付我的貸款。不過Rohma還在幫忙經營方塊,所以還過得去,還有時間讓我轉換跑道。當我們為錢擔心時,我媽也常「關心」我們,在前幾年她一直唱衰式的關心,到現在的關心,對我們來說都是壓力,雖然她覺得她是在「關心」,不過這和她討厭親友的「關心」是如出一徹。於是我們開始說我們很好啊BLABLA塑造沒事的假象。

這真是太諷刺了,我以前讀到「我們總是複製我們上一代的方法」這句話時,我下定決心不要和他們一樣。結果我媽所作的是她以前討厭的「關心」,而我作的是我以前所討厭的「塑造假象」….

Rohma病了,她開始吃精神科藥物了,我則是「不要像我爸那樣不在乎老婆的情緒」而幫她打理一切,於是我扛起日常的工作、回家時作網拍、還照顧Rohma,沒多久,我也開始吃藥了,那時我覺得我是好老公,因為我和我老婆站在同一陣線,而且說實在的,人們都會稱讚我這種行為,這種情況讓一部份的我滿足。

網拍生意愈來愈不好,我們開始和我們個自父母借錢,我也因為想多賺一點錢而外派去馬來西亞工作。上天似乎要把我們分開,因為我們在一起只會毀滅性的粘住對方,這不是件好事。在馬來西亞的日子十分痛苦,人生地不熟,下班在家只是孤獨一個,假日為了省錢哪都不去,餐餐吃自己煮的咖哩。Rohma在台灣就要扛起快死掉的網拍,不然活不下去,然後我們養狗養貓都是很大的開銷,家裡幾乎都沒有人的空間。再來我媽三不五時會來「關心」。

剛結婚時,我媽很興奮,因為她有機會可以當一個「好婆婆」,因為我奶奶是控制狂,而且愛碎念、要求很高之類的。但沒想到Rohma的童年是在缺乏肯定、缺乏被承接和愛的家庭中成長,所以對於親人有壓力的「關心」也很排斥,更何況她又不是我媽的女兒,更沒道理要忍耐。我媽曾經在我面前哭說「我沒想到你結婚後我沒有多一個女兒,反而失去一個兒子」。

在馬來西亞是我人生的大低谷,我童年、青春期出現的匱乏,在離家鄉三千公里遠的地方大爆發,我光是馬來西亞工作、生活就花費我很多很多能量,而那些壓不住的情緒就更壓不住了。我好羨幕和我一起去的同事,她好自在,還會去登山,在台灣仍住家裡,沒有想要搬出去,想必她家裡很幸福吧。這時我又會想到如此不堪的自己,好像被詛咒的自己。

第一次在國外感冒,我發燒了,我動不了,我房間最營養的東西是維力炸醬麵和蛋。我感到絕望,在國外感冒,知道不會有人來照顧,頭燒到各種負面思考都冒出來,雖然同事有來關心,但我只想把自己關起來,所有人都不要靠近我。

我和Rohma在我外派的這一年半,幾乎天天吵架,吵到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她希望我幫她,但我在國外很難幫她,她說我不懂她的感受,我也說她不懂我在國外的感受,就在這樣子的互相指責的情況下,我那好久不見的「被拋棄」的感覺又出現了。我住在15樓,這次可以一次到位,我真的爬上窗框了!!

想到我在國外這麼一死,會帶給我最愛的Rohma多大的負擔,想到這點,我又縮回來了,平常的我都說我眼睛一閉什麼都管不著了,但我知道我們這段都是「過程」,通往哪裡我不知道,是什麼過程我也不知道,但是好像在內心有一絲絲的光明,在和我說「現在已經糟到不能再糟了,接下來只會變好了,再相信一下」

Rohma在台灣也十分的痛苦,不過她當時作了一個就算現在來看也是最好的決定。她開始接觸聖火傳承,她看到這個傳承裡的人為何每個人都容光煥發,好像我們經驗的事情在他們身上都不存在,究竟是怎麼作到的!!於是她開始上課,上課的學費對當時的我們真是夭壽貴,不過她和她們家低下頭借錢去上課,可見她真的很認真。我是後來從Rohma那邊聽說的,她當時覺得「我不想要五年、十年後仍過一樣的生活」,所以她選擇改變。而她的這個改變,是扭轉我們人生的開端。

五月天的歌中,這首歌最貼近我的心情: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

她開始上課的同時,我在馬來西亞也被靈性彩油所吸引,它和解夢一樣是種探索自己的工具。我在這課程中,理解到我的母親之所以會這樣帶我長大,也是因為她也是被帶大的,娘家資源更缺乏,她的匱乏也從來沒被滿足過,「安穩活下來」就是人生的最大目的,尤其她出生在戒嚴、白色恐佈時代。而且我小時候的資源爭奪和不被重視,則是我出生前就存在了,我妨弗看到我媽懷我的時候就被差別對待的時候。就算她不要這樣對我但她不知不覺得複製她所接受到的東西。

「在這樣的關係結構中,我們都是受害者。」

後來我回到台灣了,我們房子賣掉了,我們搬去枋寮,一個房價便宜的地方,好山好水的大自然中,Rohma上完浴光之路,我也跟著去上浴光之路。兩個人在課程中好像被光的水流清洗過全身,一些堆積在我們身上的情緒,慢慢被釋放掉。開始可以用比較平穩的方式去看待、處理我們各自身上的議題。而Rohma開始給出她的服務,一開始只靠我的薪水我們必須完全不外食不娛樂才能打平我們所有開銷,慢慢的Rohma的收入愈來愈好,我們可用的錢稍微多一點。

我以往都靠自己撐住所有事情,因為小時候的經驗讓我覺得只能靠自己,而Rohma也知道我有這樣的頃向,因為她也有。我總是到事情到我撐不住的時候才會和她說。當她還在吃藥,我撐起工作、網拍、家事時快撐不下去的時候,我終於在她面前崩潰,她立馬抓起結婚時買的婚戒、名牌包等直奔當舖,換了不少錢回來給我,我當下十分慚潰,但她說失妻就是要一起承擔。後來聽她說她那天回來前在公園裡哭過一輪才回來。而搬到枋寮之後,她知道所有開銷都是我在撐,所以很認真的和我說「再給我一點時間,我開始服務了,我也會為這個家出一份力,雖然一開始賺得不多,但多給我一點時間,我不會讓你一個扛了」。

讓我十分感動。其實在最初她吃藥時期沒法作網拍我把網拍扛下來的時候,我只希望她能開心,找到一個值得她投入的事情,就算沒有賺錢也沒關係。現在她可以站起來,幫我扛著我肩上的重擔。而且她願意聽我說話,重視我的感覺,我不知道我還能去哪找到第二個這樣的人Q_Q

2014年9月,Rohma上了ACC,之後她靠著風水工作,讓我們家的經濟大大好轉,大約在年底時,我們已經可以笑著喝酒聊過去這一段夭壽的歷程,從2011年我出去工作,到2015初,整整4年的時間,我們像處在地獄一般。2015年的9月,我也去上了ACC,我得到更好的工具來探索自己,而且貌似認出我們的生命之流,清楚地看到過去那堆經歷是要帶給我們什麼體驗,是要學習怎樣的事。

說起來老天爺也真變態,要人類學習一件事,就會把人丟到一個深的谷底,然後眼睜睜的看你爬得滿身是傷地爬起來,就好像獅子把小獅去推下山谷一樣,只是人類一直被推下去爬起來再推下去Orz

學習靈性課程後,我更能面對我生命中發生的每件事,過去的情緒也慢慢的被療癒,當我們看待生命的態度改變之後,我們的生活就變了,而我們挖自己的議題也挖上癮了,就算挖的時候仍然很幹,但是我們已經會好好的承接、支持對方了,分辨哪些是情緒、哪些痛苦是暫時的,而且知道是來自於哪裡,然後應該要怎麼處理,讓我們一個議題一個議題過去,我們也愈來愈自由。

我們從2013年我去馬來西亞起到現在,我們一直是分隔兩地,我們現在不會因為「因為大家都怎麼樣」,而忽略我們內心想要怎麼樣,我們也知道我們可以選擇和我們父母相同的生活,還是我們想要的生活,而且我們可以不用被他們的意見所左右。

這我們的挖掘議題的習慣至今還繼續。我今年35歲,我們學習的許多人生的道理、靈性工具,而且實踐在我們的生活,接下來我們是更佳的落實在這地球,我們接觸了和以往不同的人,我也搬上來北部,我換了新工作,把我過去學習到所有東西都運用得上的好工作,我們參加了即興劇,Rohma接觸舞蹈,我持續玩著音樂,最近的玩具是中提琴。


這一系列文也是我挖掘自己議題的一環:好好面對自己的過去。我一直無法好好訴說我的過去,就連Rohma也不是很清楚。也因為我2017/5/6在新竹有個「透過夢境自我探索」的講座,我才有機會好好面對這段過去。

讓我想到五月天有一首我很喜歡的歌,寫得很棒,讓我聽了很心酸很無奈,應該許多和我同年代都會苦笑的歌:三個傻瓜

「小小的個子 看著看著
看到張開嘴 那是第一個傻瓜
小小的心願 想著想著
想要快上學 可不可以啊媽媽

一定有很多 老師同學
新書包書本 還有第一條手帕
沒想到將會 用盡所有 精華的年華
但有誰能脫隊嗎

長大不是玩耍 不是畫畫 不能夠玩沙
長大是學文法 是學書法 加法和減法

分不清 他傻瓜 你傻瓜 我傻瓜
誰傻瓜 傻不傻瓜 時間 一樣追殺
傻瓜啊 一轉眼 就老花 一轉眼 就白髮
一轉歲月 場景 也都變化
傻瓜 只能 向前 走啊

不能談戀愛 這麼這麼 認真就是他
登場第二個傻瓜
大人告訴他 別怕別怕
愛情和青春 會在未來等著他

所以他丟了 詩和天真
寒假和暑假 籃球漫畫和吉他
他終於哭了 就在那天 回憶缺席了
最後一次鳳凰花

世界如果平的 為何人們 都要往上爬
活著不是贏家 就是輸家 你敢輸掉嗎

分不清 他傻瓜 你傻瓜 我傻瓜
誰傻瓜 傻不傻瓜 時間 一樣追殺
傻瓜啊 一轉眼 就老花 一轉眼 就白髮
一轉歲月 場景 也都變化
傻瓜 還在 繼續 掙扎

什麼公式可以 讓我找到 殘缺的解答
什麼句型可以 讓我說出 悲傷的文法
十九年後換來 五張證書 和半片天涯
終於發現我是 第一第二 第三個傻瓜

這故事 熟悉嗎 走過嗎 無奈嗎 心痛嗎
傻不傻瓜 代價 一樣無價
到最後 一轉眼 就老花 一轉眼 就白髮
一轉歲月 眼淚 也都爆炸
只剩三個 悲傷 傻瓜
只好 音量 加大」

Comments are closed.